散户存茶,茶行业消费者主权的兴起

茶产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,是货币化与货币化升级。

 
最近,我提出了茶界货币化的问题:稀缺资源货币化→盗版资源货币化→大名山资源货币化→原料仓技术品牌经济货币化→成品仓投资理财货币化。货币化,在不断升级,得新型货币化者得天下!
 
 
发行货币,需要锚。所以,我提出了“茶产业升级换锚论”,由资源锚到技术锚,再到新中产投资理财锚,这就中国茶产业发展的“锚”论。
 
构建全产业链服务金融,要深入理解三个锚:资源锚、技术锚、投资理财锚。即,全产业链服务金融:原料端资源锚+生产端技术锚+消费端投资理财锚。
 
在《精品仓:普洱茶新中产投资消费一体化的利器》一文中,我写道:
 
将精品普洱茶,做成新中产稳健型投资理财产品的标配,就是普洱茶下半场的最大商机!
 
精品中期茶,具有投资消费二重性。精品茶用较高收益的稳健型投资理财深度绑定海量新中产,而且是长期绑定(客户藏茶七八年,十多年,甚至二三十年,产品与品牌粘性超强,这无疑能帮助茶企茶商穿透经济大周期,收获巨大的投资时间复利)。这些新中产也要消费,其投资的精品中期茶,可以在其朋友圈中进行分享消费,也可委托中期茶交易平台进行销售,从而让新中产的散户藏茶,能通过专业交易平台变现。可收藏,可消费,可变现,这样一来,精品茶的新中产投资消费一体化,就形成了生态化的闭环商业模式,即投资驱动消费市场,成熟的二级交易市场,盘活新中产散户存茶之优质资产。
 
 
这篇文章,其实想说的是:散户存茶,茶行业消费者主权的兴起。
 
这里的散户,特指下游的小茶商与存茶的消费者。在前移动互联时代,小茶商与消费者上山的不多。因为交通不便利,信息不对称,上山过于辛苦,成本高,为进一小点货,直奔源头采购非常不经济,故散户以找品牌商、渠道商与茶叶批发市场进货为主。2013年之后,中国进入高铁时代,高速公路在县县通,智能手机也在普及,物流快递业与移动互联网将全国高速高效串联。由于连接方式的改变与便利性,下游的小商家与消费者,可以很方便地越过品牌商、渠道商与批发市场,直接对接源头的茶农、料头、小作坊与工厂。
 
这就是,2013年普洱茶界兴起的茶山游之时代背景。我将之称之为“散户上山的春天”。名优小产区的散户上山,获利最大的,无疑是茶农。散户上山,推动着茶农直销的兴起。在极端重视原料真假的名优小产区,产业绿茶化,茶农的原产地主权得到彰显。由此可见,散户是茶农、专业供应商、品牌商、专业渠道商之外,能决定市场交易方式与话语权转变的第五种力量。中国经济已进入了内需与服务业驱动的新阶段,厂商必须重视消费者主权崛起这一新趋势,在某种程度上品牌与平台,得散户者得天下……
 
散户上山,茶农直销兴起。其获利更多的,是茶农,而不是散户,这是名优小产区茶农主权的春天。但散户存茶,却意味着茶行业消费者主权的真正兴起!
 
我们知道,仓储是普洱茶的后期再加工。普洱茶有三次加工——初制、精制、仓储醇化。以小商家和消费者为主体的散户存茶,无疑参与了年份茶的生产过程。普洱茶的投资收藏,为什么不完全是炒作与虚拟经济,就是其有生产过程,将新茶通过时间与专业仓储加工成年份茶,其在某种程度上,可视为带有金融属性的实体经济。这就是为什么投资普洱茶,获利丰厚,相对安全,能穿越经济大周期,抵抗市场风险的原因——其时间复利,是建立在时间的生产性与价值提升上。
 
明白了收藏普洱茶,是将半成品加工为成品,其有实际的价值凝固在年份茶中,而不仅是击鼓传花的套利割市场韭菜的游戏,就可以理解,散户参与存茶,其身份不仅仅是消费者,还是生产者与投资者。年份茶存了一定年限,想变现,也就是卖茶,其就变成了掌握货源的销售商。对品牌与平台而言,卖茶的散户就是供应商,散户的家庭仓,或者存在第三方专业公共仓库的茶,就是年份茶货源地。对散户的朋友圈而言,其出货,就是朋友圈粉丝分享经济与微商。
 
概言之,散户存茶,集消费者、投资者、生产者、销售商、供应商、朋友圈专业IP、微商于一体,深度参与了普洱茶全产业链的价值塑造过程,其跟茶农与厂商不是简单生产者、销售者与消费者的关系,而是联系空前紧密,错综复杂的产业价值链深度联结的关系。从这种深度捆绑的关系上来理解,才会明白,我为什么说,品牌与平台,得散户者得天下!
 
 
为什么,如今的普洱茶市场有天量库存,而很难崩盘?是因为散户存茶的化整为零作用。
 
就地域而言,茶叶最大的库存在东莞。但就存茶群体而言,茶叶最大的库存是散户存茶。普洱茶投资收藏市场的相对安全性,一是其有年份茶仓储加工的实体根基支撑,二是库存不是高度中心化的,而是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。
 
东莞号称藏茶之都,但其最大的专业茶仓才存4000吨,而且茶仓主人的茶只占一部分,许多仓储空间对外出租,藏的是别人的茶。这就可以看出,东莞是以散户存茶为主。东莞有许多专业大茶仓,但这些茶仓往往也藏别人的茶,相当于自有存茶与第三方公共仓相结合。东莞是全民藏茶,全民喝茶,号称整个城市有二十万张茶台,也就是每家一张茶桌,全民普茶。东莞的存茶,是多中心专业大仓库+上百家规模专业仓库+海量散户存茶之三级结构。其最大量的存茶是在散户手里。
 
这种三级结构是良性的,一是化整为零,海量散户能抗市场风险,没有集中抛售的市场雪崩压力。二是投资与消费一体化,全民喝茶,大量茶叶消耗掉。三是莞藏服务,南茶北调,利用全国经销网络分解东莞天量库存。
 
大数据存储,是分布式存储,普洱茶的存储也是分布式存储。全球每一台电脑,都承担了大数据的存储功能,这样就能极大节省存储空间,共享了海量电脑的冗余空间与时间,提升了存储效率。去中心化的全球分布式散户存茶,也是共享了海量小商与消费者的各种有效资源,并激活了其潜在的巨大市场能量,极大提升了产业效率,创造了普洱茶二级交易市场全新生态。
 
小乱避城,大乱避乡。此次新冠疫情会遏制全球化进程,使人们重视本土化与自给自足,小农经济与散户经济大有可为。我估计,小农经济看云南,云南小农经济看山头茶。城里的新中产消费者可参与散户存茶。
 
本土化,其实就是产地化。中国新型农业的核心推动力,是原产地公用品牌。这就是,我为什么极力推“大名山”茶区开发模式的原因。大名山,是对原产地小农经济的系统集成。
 
 
这次中央一号文件,推家庭农场,释放了一个很关键的信号,蕴藏着新型小农经济的巨大商机。
 
从内心深处,我并不喜欢工业化大生产的东西,比较喜欢小散优的东西。此次疫情表明,高度集中化会带来高风险,大工业、大都市、城市带并不是人类文明的唯一出路。现代文明排斥小农经济、小作坊经济、小商小贩,是因为其缺乏规模效率,连接成本太大,整合的制度成本太高,故小本经营被视为“小散乱”。于是中心化的产业布局大行其道,品牌与资本享有商业主权,而农民、小厂、散户与消费者弱势。
 
近年来的信息技术革命,是去中心化分布式存储数据的,从移动互联,到5G互联、物联网与人工智能,让小散经济拥有了巨大的产业效率,通过组织、制度重构,其不再是小散乱,而升级为小散优。茶山的稀缺资源货币化,让茶农拥有了资源转化为资产的定价权,从而茶农第一次与品牌、资本平起平坐,拥有了茶山优质物业主权。而下游的小商家与消费者,通过持有优质库存茶叶,以散户存茶的形式,参与年份茶的资产定价,也拥有了消费端的主权……
 
真正的资产与消费平权时代到了,由少数人得利,到大多数人从中国投资消费一体化的进程中获利。这一历史进程,你抓住了吗?
 

[ 相关下载 ]

下一篇:产权时代的普洱茶营销

上一篇:如何打好“预售”这张牌

大家都说

captch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