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源之味系列 | 漫话班章

普洱茶,随着道路和交通工具的变迁,从农耕时代的人背马驮到近现代的海陆空运输,走向广袤的地域。茶老饕们,不在满足古书记载中的那几座山头,将脚步踏足进亚热带原始深林中,探索普洱茶的味觉宝藏。

 
 
勐海布朗山的春天,茶树上刚刚冒出肥硕的芽头,普通话里夹杂着浓厚方言的外乡人就闯了进来,搭坐在茶农的摩托车上,在险峻的山路上蜿蜒开来。从这个村到那座寨,土壤、阳光、水份的细微差异,让同在一座山里的人,享受到截然不同的滋味,苦、甜、香、柔……欢唱着奔向茶老饕的味蕾,穿透他们的内心。
 
 
大开大合的班章,霸道强劲地劈开他们的舌头,在呲溜呲溜的喝茶声中,班章五寨的名称不再是简单的地名概念,它们是五个被大自然赋予的味觉名词,生动鲜明:
老班章,哈尼族村寨,普洱茶条索粗壮,芽头肥厚且多绒毛,有强烈的山野气韵,茶气浓强、香气沉稳。
新班章,与老班章一脉相承、同气连枝,口感韵致极其相似又略有差别,香气清新与高扬。
老曼娥,历史最悠久的布朗族村寨,古茶树树龄大而深沉,以苦闻名,有着特殊的苦甜交错体验。
坝卡囡,拉祜族村寨,口感清甜、细腻滑口。
坝卡竜(同:龙),拉祜族村寨,茶气强烈悠深、内质丰富。
 
 
对于兴海茶人来说,班章是一种味觉的信仰,印刻在兴海茶人的血脉基因里用心传承。在普洱茶心领神会的传统制茶方式里,在这些自然馈赠的细微差异中,仔细领悟着滋味与香气转化的每一个瞬间,耐心地寻找着不断推翻重来,2019版班章乔木生态沱茶就这样被一点点被呈现出来。
 
 
当班章乔木生态沱茶出现在茶老饕的杯中,不论是琢磨时间的滋味,还是品尝自然的风味,他们的脑海中只有当年的味道,熟悉而顽固,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,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,一头永远牵绊着布朗山上的班章。
 
这,就是班章的味道。
 

[ 相关下载 ]

下一篇:重拾十五年经典“亮剑” 佳兆业跨界做茶两年“火力全开”

上一篇:班章古树 皇者气概-2019中茶老班章

大家都说

captcha